跨界創新新解方-6D思維術

隨著網路的發達,資訊爆炸,但是資訊那麼多卻不一定是知識。人人都說21世紀是知識經濟時代,但邁入知識經濟近20 年了,我們真的重視知識的價值了嗎?有真的讓知識變現嗎?因為只有讓知識產生經濟效益,才能叫知識經濟,不是嗎?

華宇喝咖啡聊精實

跨界創新新解方-6D思維術

:跨界創新6D思維 陳永隆 博士

整理:張仙芝


 

 

隨著網路的發達,資訊爆炸,但是資訊那麼多卻不一定是知識。人人都說21世紀是知識經濟時代,但邁入知識經濟近20 年了,我們真的重視知識的價值了嗎?有真的讓知識變現嗎?因為只有讓知識產生經濟效益,才能叫知識經濟,不是嗎?但是目前即使企業天天高喊要創新卻恐怕還沒有真正走到知識經濟這塊黃金地帶。

 

所謂“有用”的知識

OECD(經濟合作開發組織)和APQC(美國生產力與品質中心)都給過知識經濟的定義,即是“以知識為基礎的經濟”(Knowledge-based Economy)。但我認為當學會了發現知識、理解知識、應用知識,而且讓知識成為生產力提升與經濟成長主要的驅動力,才叫知識經濟。在知識經濟中,我們所謂的知識,不只是指學歷而是包含了經驗、技術,但僅這些就是有用的知識或是價值含量高的知識嗎?

 

舉個例子,有一位計程車司機師傅,他是我們所謂的“中下階層”,但當他看到有兩個教授吵架,他說:“你知道嗎,在我眼中,A教授和B教授都對,只不過他們兩人都沒有能力看到對方的對”。這是他對於人性的體驗,也是不同層面的知識。

 

這種事情常發生吧!一個副教授一直無法晉升,是因為另一個教授和他有過節,在這種“文人相輕”中,是不是阻礙壓制了這個副教授的發展?而明明兩個教授是可以共榮的。當我們做到司機師傅所說的包容時,這個正教授繼續做研究,而這個副教授也順利升成正教授,從而有另一種影響力—請問哪一種才是真正的智慧?

 


 

我認為“對”這個字,是有寬度的,當你認為的對越窄,看到的錯就越多;當你的對越寬,看到的錯就越少。那些你認為錯的人,都可能在做他們認為對的事。而能讓你的對變寬的人,常常就是那些你認為錯的人。這樣的思維不僅僅存在於生活中,在職場及經營企業更需要這樣的思維。

 


 

我所探討的6D思維,就是

向不一樣學習

探索與即有認知的不一樣,理所當然為何? 探索那些將不一樣視為偏差的人,其思路侷限為何? 還有,如何將不一樣視為學習的資產,而不是指責的標的? 向不一樣學習,可以讓人放下理所當然,親近不以為然。 你不喜歡的,不代表你就必須鄙視;你不認同的,不代表你就必須反對。 被你鄙視的人,做的也是他喜歡的;被你反對的人,做的也是他認同的。

 

向錯誤學習

當我的聽眾打瞌睡了,我的直覺是--這一段不夠精彩; 當我的學生聽不懂了,我的直覺是--我該改變教法了; 當我的文字被誤解了,我的直覺是--我寫得不夠清楚;當我的言語傷人自尊,我的直覺是--我說得太帶刺了。反思,永遠是讓自己進步的第一道大門,探索所謂犯錯的人,他自認為的正確為何? 探索那些糾錯的人,又犯了什麼自以為是的錯? 還有,大環境是否佈下了讓人容易犯錯的陷阱?向錯誤學習,可以讓人重新省思正確和錯誤的交界、標準與範圍。

 

向下一代學習

下一代,就是未來,進入下一代,就是進入未來;上一代,就是記憶,珍惜上一代,就是珍藏記憶。下一代將會活得比我們久,所以不要去阻擋他們應該發生的未來。上一代已經活得比我們久,不用想洗掉他們既有的經驗記憶。少駡下一代有多不好,多說說自己也曾經不好;少誇自己有多好,多說說下一代未來可以有多好!在職場上,時常會有不知如何帶領新一代的年輕後進工作或學習,這是思維的僵化。6D思維就是要破除這樣的僵化思維,找到新的解決問題關鍵力。

 



 

傳統上我們在談論知識管理時,大多聚焦的就是那些所謂“有用的知識”,太過功利地關注于所謂“有用無用”“有關無關”“是非成敗”“對錯得失”……這反而抑制了我們獲取新知識、獲得新智慧的潛力。

但是在6D思維中認為

成功,是由許多失敗累積而來

思維圓滿,是由許多缺憾拼湊而成

因此藉由6D思維術面對工作生活中的不同,學習尊重、包容、理解、謙遜、平衡、幸福,6D思維的跨界創新即是以此,而產生企業及人生不同的競爭力。

 

以上內容部分摘自中國科學院知識管理論壇專訪,用“6D 思维”延展知识管理的“宽·高·深”——一场由知识管理发散的跨世代对话。

 

想邀請顧問企業內訓請點擊或掃QRcode

跨界創新新解方-6D思維術

企管知識搜尋

企管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