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宇企業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 大陸臺商因應經營困境的策略措施

         

大陸臺商因應經營困境的策略措施/大陸情勢雙週報
2011/05/07

對許多大陸台商而言,2008到2009的年節之交,可能是西進以來「最寒冷的冬天」,台商紛傳訂單大幅縮水,生產難以為繼,一方面,數百家台資企業不支倒閉;另方面,媒體也不斷傳佈「台商逃亡潮」之類警訊。

對許多大陸台商而言,2008到2009的年節之交,可能是西進以來「最寒冷的冬天」,台商紛傳訂單大幅縮水,生產難以為繼,一方面,數百家台資企業不支倒閉;另方面,媒體也不斷傳佈「台商逃亡潮」之類警訊。那麼,台商西進是否已遭遇嚴重瓶頸?展望未來是否將難以為繼?若非如此,大陸台商出路究竟何在?政府又能從旁提供何種協助? 

      一、台商挑戰的觀察:兩波衝擊

當前大陸台商所面對的挑戰,主要來自兩個不同的源頭,發生的時間也有先後之別。首先是2007年下半年大陸當局推動了一系列的「產業升級/轉型」政策,大幅修訂諸如勞動合同法、企業所得稅法、調降商品出口退稅率,以及針對「兩高一資」加工貿易企業的貨品實轉等法規,已經引發相當的震動,勞力密集型的台資企業經營困難,紛傳倒閉外遷。

其後則是美國「次貸危機」起頭,繼之全球蔓延的金融風暴與景氣低迷,更加深對大陸台商的衝擊,尤其出口導向的企業,其中台商投資較具代表性的東莞,已經倒閉外撤的台商,據估計達到總數的1成左右,還有1成目前「搖搖欲墜」,未來恐怕「難以為繼」。

進一步觀察上述的挑戰,不難發現,前一波經營環境的惡化,主要屬「結構性質」,而後一波國際景氣的衝擊,則基本屬「震盪性質」。如何因應經營環境的結構變化,才是台商能否生存發展的關鍵,而國際景氣的衝擊,則多數台商可以調節因應,不難應付渡過,甚至還能反過來成為台商的憑藉,用來幫忙緩和前一波「經營環境惡化」的衝擊。

因此,根據實地調查的結果,發現廣東地區倒閉或外遷台商,大部份屬於「順勢收攤」—在過往已經有所獲利,未來則日益困難存活的預期下,將企業逐步結束。其他多數苦撐的台商,則多盼望於大陸當局,希望有鑒於當前經濟風暴,能夠減緩之前過份激烈、超前的「產業升級/轉型」政策,多給台商一些喘息、轉圜的空間。

換言之,面對此波國際景氣的衝擊,台商受害並不特別劇烈,其原因有以下幾點。首先,台商多從事中低價位商品的生產出口,此類產品一則多為生活必需,可以替代的程度相對有限,再則台商積多年代工經驗,多能有效維持競爭優勢,因此整體而言,訂單短少的比例相對有限。

其次,當然,其中仍有部份主力產業—例如傢俱、製鞋、紡織、電子等—衝擊較為明顯,但其他多數代工廠商,接單減少的比率,多約在2成到4成間,若財務調度沒有問題(例如短少流動資金),應該多可透過緊縮、調整來成功因應。換言之,苦撐下去是可以做到的,但若經營環境持續惡化,沒必要苦撐的廠商便將順勢收攤。

第三,非常關鍵的,是由於台商不易取得當地資金,難以操作財務槓桿,因此在經營、擴充上向來比較保守。相對來說,大陸的內資企業—如浙商尤其溫州商人—由於掌握正式、非正式金融,恣意擴充信用,一旦景氣看壞、市場低迷、銀根緊縮,加上各種連帶的拆借債務關係,反而衝擊最烈,倒閉最眾。

      二、台商經營環境惡化

最嚴重困擾台商的,則是前述的「經營環境惡化」。我們對此進行比較具體的分析,可以大致區分出三個層面。首先是不利的「國際環境」,包括原料能源調價、人民幣值變動、消費市場萎縮,以及國際競爭激烈等。其次是惡化的「國內環境」,包括勞動工資日升、土地價格上漲、水電短缺調價、內資企業崛起、外資不斷進駐,以及銀行限放升息等。最後雪上加霜的是大陸相關的「法規政策」及執法作為,主要為下列三類型:

1、勞動合同法:新法明確規範勞動者的工作條件,工作年資滿10年者將有權簽訂無固定期限的勞動契約。企業規章制度若違法,員工可依規定解除勞動契約。

2、企業所得稅法:新法將內外資企業所得稅稅率統一調整為25%,取消生產性外資企業定期減免稅優惠政策(例如「兩免三減半」優惠、再投資退稅)。

3、調降商品出口退稅:自2007年7月起將部分產業17%的出口增值稅,調降為9%(例如傢俱業、自行車業等)。金屬加工、染料化工等汙染性產品更被完全取消退稅。其餘還包括土地使用稅耕地佔用稅、加工貿易禁止與限制類目錄等,並加強對加工貿易企業的管理及核查。其他整體法制環境趨嚴,之前有關勞動保護、社保支持、排污標準等,協議、轉圜的空間均大幅縮小。

根據上述,台商所謂「經營環境惡化」,可說是長期的「國內環境」條件,加上短期的不利「國際環境」因素所組成,再配合操之過急的中共政策,所匯集激盪而釀成。但「國際環境」是暫時的,目前已經有所變化,「當局政策」則是人為的,在中共「經濟保八」目前部份已經調整—《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出臺、「加工貿易實轉保證金」的書面化、出口退稅的四度調升等—部份則可冀望未來。但其中屬於結構性質的「國內環境」變化—尤其是勞動與土地價格的日漸調漲—應屬無可轉圜的趨勢。面對這樣的結構環境,台商應如何加以因應?

      三、台商困境的根源:廉價要素不再

回答上述問題前,必須進一步追究當前台商困局所在,對此,可以歸結如下看法。首先,台商的經營困難,並非直接來自競爭者眾。一方面,台商大多經營國際市場,與大陸本地企業以及進入投資的外商,針對的目標市場不同,彼此競爭有限。另方面,台商在代工生產的領域中,多享有他人望塵莫及的生產效率,因此在所鎖定的產品價位/類型上,台商並沒有遭遇太大的競爭挑戰。換言之,台商當前的經營困局,顯非來自其他競爭者。

其次,台商獲利銳減、經營困難,雖然反映為競爭能力的弱化,但之所以如此,關鍵卻肇因於生產「成本結構」的變化—尤其台商競爭優勢所繫的廉價「勞動」與「土地」。不論因為市場機制自然演變(本身的稀缺),或者由於當局政策急速催化(建設農村、維護民工、擴大社福、環境保護、和諧社會等),台商與大陸組合,取材於當地的「廉價勞力」與「低價土地」,已經一去不返(以東莞為例,2004年最低工資是470元,2005年調為530元,2006年調為690元,2008年則調為770元)。加上大陸投資環境水漲船高,「外向發展」方向也有所調整,沿海區域的地方政府,因此姿態日益抬高,之前提供台商的各種優惠、補貼,同樣一去不復返了。

但另方面,大部份的台商,卻因為持續有所獲利,不能未雨綢繆,面對上述投資環境的結構變化,大多無法有效加以因應,結果則利潤日薄,經營日困,似乎正逐步走向日漸衰敗的道路。究其根源,關鍵仍在 Paul Krugman 批評「亞洲奇蹟」所說的:因為擁有廉價的生產要素,因此往往無限擴大「要素投入」,故而在快速增長過程中,忽略了廣義「技術層次」的提昇,結果則產品附加價值有限、也沒有完整的行銷通路、知名品牌等。此時一旦要素枯竭,投入減緩,經濟增長將馬上因此頓挫,所謂經濟奇蹟,便不過是鏡花水月,曇花一現罷了。

      四、台商因應策略:移地、轉業、轉型升級

根據前述,大陸台商的優勢,在於「大陸」與「台商」的結合—台商帶來了「生產管理」與「貿易機會」,大陸則提供了「廉價勞力」與「低價土地」—攜手創造出大陸過去15年的出口奇蹟。但如今,「大陸」正在成長轉型了,理念上不甘心,結構上也不容許永遠作為世界或台商的「打工仔」。因此,廉價的要素終成過往雲煙,但之前雙方合譜的「出口奇蹟」又能否維持?依附於這個大結構下的台商又將何去何從?

其中一條路子是移地,這又可以分成兩種策略。一種是外移,一種是內遷。例如根據之前部份媒體報導,廣東有25%左右的台商製鞋企業,計畫轉移到東南亞如越南、老撾、柬埔寨、孟加拉、印度、斯里蘭卡、緬甸等地,另有50%左右考慮轉移到內陸省區如湖南、江西、廣西、河南等地設廠。除上述台資企業外,也有38%的港資企業有意將工廠從廣東外遷到東南亞。但此項調查一則反映製鞋業的情況,且有不乏所謂「策略性考慮」在內(以威脅離境來換取改善條件)。但具體來說,則各有困難。

首先,轉進內陸不易。對多數出口導向的台商而言,轉進內陸將使運輸成本大幅增加,遠離產業集群(整網移植不易),額外增加的成本頗高。此外,之後各類法規、優惠終將一體適用,移往內陸無法真正解決工資、土地問題,頂多只能將問題延緩5年、10年。

轉進東南亞也不易。一方面,東南亞國家人口有限,工資並不比大陸低廉太多,一旦納入工作效率、未來漲幅等因素,可能沒法一勞永逸。另方面,大陸的產業配套能力遠優於東南亞國家,例如從事鞋業的越南台商,往往須通過珠三角提供原物料,無法在當地自給自足。更嚴重的是語言文化問題,造成東南亞台商的職工管理與停留生活,均遠較大陸困難,並因此增加不少隱性成本。

最後,處於經營困難、訂單緊縮的階段,台商更不容易張羅搬遷外移的資金。因此,根據我們的調查,侈言內進、外遷者眾,但除少數產業(製鞋、傢具為主)外,大多數台商仍處於觀望猶疑階段。

其次為轉業,這部份的台商比較有限,常見案例是從向來擅長的「二產」(製造業),轉入平素陌生的「三產」(服務業),甚至跨足房產、保險、醫療、教育等具有部份壟斷性質的服務業部門,其他也有部份經營餐廳、商店者。但此一類型的調整方向,成功者通常必需三項先決條件:土地、資金與人脈,因此斷非人人可為,通常只適合西進經營多年,富有當地關係者。

最後則是「製造升級」,其中包括兩個方向,一個是發展內需市場、鎖定消費崛起;一個是技術創新升級、提昇附加價值。前者同樣需要發展當地網絡—包括行銷通路、品牌塑造、當地關係(政府、銀行、政法體系)等,後者則受限於經營者的眼光素養、企業的資金借貸等,總的來說,真能大舉轉業、巨幅升級的臺資企業仍屬鳳毛麟角,十分有限。

      五、台商結構制約與超越展望

面對上述種種日趨惡化的經營環境,臺資企業之所以觀望居多,結束不少,正面面對挑戰—不論移地、轉業、或轉型—的比例,卻還是相當有限。根據實地調查發現,其中關鍵有二,分涉台商企業的「產權安排」與「經營組成」,若無法就此進行結構調整,前述因應模式都將緣木求魚,無法順利推動。

首先,就前一個層面來說,台商多屬家族企業,「所有人」即「經營者」,不易引進專業經理人。而之前「黑手」變身的「頭家」,其個人管理與技術專業,便經常成為企業轉型、升級的侷限。

其次則是「代際接班」問題,根據調查,臺資企業的經營者,大多具有類似生命歷程—崛起於台灣起飛的1960年代,1990年代西進中國大陸,目前卻多垂垂老矣(多在55歲到65歲間),不復精力從事於艱巨的移地、轉業、轉型等「二次創業」。換言之,台商若無法解決目前「產權安排」與「經營組成」的問題,將很難進行大幅、結構的突破,徹底化解當前「經營環境惡化」的挑戰,持續固步自封的結果,終將逐步走向衰亡。

綜合上述,面對當前「經營環境」的惡化,台商無法僅憑墨守成規,便能應付裕如,但若無法成功結構調整,台商恐怕只能逐漸步向衰亡。但台商能否順應時勢,不斷突破呢?處於「無路可退」的壓力下,我們對此是樂觀的。在此不妨回顧多數台商曾經經歷的兩次結構挑戰:先是1980年代後期的台灣,出現勞工短期、工資上揚、意願低落、環境抗爭、匯率攀高等各種衝擊;其後則是20年後的2000年代晚期,大陸沿海同樣出現類似的「環境惡化」徵候。

比較兩次台商所經歷的危機,則前一次,多數為勞力密集、出口導向的台商,成功結合大陸的廉價要素,創造事業的第二個春天,但也因此推遲了調整、升級的時機。但面對這一次挑戰,台商基本已「無處可去」,只能在「退出」與「轉變」間選擇,若是前者,「那美好的仗我已打過」,若是後者,則正可藉此契機,調整產權安排、完成接班部署、再展開或移地、或轉業、或轉型等脫胎換骨的變化,經此大開大闔後,台商應該可以如「鳳凰浴火」,再創一個20年的榮景。

   來源:國民黨中央政策會大陸情勢雙週報1545期

喝咖啡聊精實搜尋